刘狄洪——东方式油画意象境界的典范

  国内热点新闻 / 新闻资讯平台

     围观 211 views

刘狄洪——东方式油画意象境界的典范

——油画作品《金色的恋情》欣赏

油画的完美品格是把色彩幻化成心绪的意境。但是要把物理的色彩归化为情绪的渲染,并不是一件容易事,需要画家有娴熟的技法,还需要画家有特殊的经历修为。所以用色彩幻化情绪,梵高做到了,因为梵高对于爱情有一种执着成痴迷的追求,割耳求爱的经历,注定了他能用颜色的迷乱与秩序表达心绪的狂热,所以每一幅金黄的向日葵,都因为情绪的幻化成为艺术的高贵。

用色彩幻化情绪,当代油画大师刘狄洪也做到了。因为刘狄洪心修秘境,与九寨沟风景能机密对话,拥有天人合一的修为积累,注定了他是九寨沟的艺术知音,手为风景作画,心与恋人倾诉,创成的色彩典范《金色的恋情》在形态上来看,是九寨沟的绝美,但是在情绪上来感悟,却是情感依恋的心曲。

我们可能见过许多精彩的油画写生作品,但是很少能看到《金色恋情》这种用时空穿越式的创作心念而画成的神奇作品。精彩是悦于目观的层次,神奇则是经由目观震撼心灵的意象。刘狄洪于2003年到达九寨沟,面对九寨沟的这迷人变幻的一片金色,他的创作思维立即转化上歌颂人生和恋情的动能,把身心融化在金色里,让爱与恋的思念变成穿越时空的意象征途,一直到达爱情萌发的原点——上世纪六十年代一对知青的相爱故事,成为画面里的精彩内核,或许就是他与他的爱人,或许就是天下所有有情人的爱恋神话。

时空穿越,本是理性的虚空,但在他的艺术创作过程中,却神奇般地提炼成为他表达心绪的物理载体,他的艺术高能,就是能把非物理的心念时空的存在,幻变成精神穿越的永恒,这就是油画作品的东方审美意境,在写实的基点上,开拓出写意的新价值。

站在《金色的恋情》面前仰观,看远天的迷迷苍苍,看山巅的点染积蓝,然后目光收归山间,悦目一抹金色,忽然就追忆成心事的轻轻颤动!自然的色彩,经由艺术家心灵的驯化,成为可以纷纷而绘,统统而携的朝花夕拾,醉美动人,他的心绪时空,从2003年穿越到了上世纪中叶,而这种穿越的动能则又因为金色的意象魅力,从画里反向穿越进当下你我的心田,让精神、心理、情绪综化成审美无界的意识流,成为所有观赏者心界涌起的感动力量。

清蓝的河水顾应着红暖的小屋,金色拟风,轻扣慰心。到过九寨沟的人或许能寻找到这种自然物象的存在,但绝对无法在物象的存在中谙念出情感的丰满,所以观赏者会忽略画面中那对不经意的身影。从构图的方式来看,近乎把人物迷失在色彩的纷杂中,是许多画家都会避开的一种操作方式,因为这样画人物,显得太过于渺小,会成为观赏者视野的忽略元素。

但是,刘狄洪先生却独有匠心,他把一对恋人的相随,构画成空间里的渺小,却存在于画面风景的核心!人物是画境的灵魂,灵魂并不在意形态的微小,因为微小的灵魂,也会成为自然的伟大。灵与形的冲突,大与小的冲突,冷与暖的冲突,在自然中随处可见,可是在刘狄洪的画里,却重新塑造,用色彩的渲染把冲突归化为和谐,让《金色的恋情》不仅仅是一幅追忆旧时光的心绪作品,还是一幅阐解艺术家世界观的非凡哲思。天高山远,我们虽然只有渺小的身姿,却可以因为恋情的存在,而成为世界的核心!

是金色在引导,是恋情在感动,刘狄洪先生艺术的酝酿,让我们可以从画面的意象中,感受到深藏于自然风景里的情绪流动。这金色的风光,就是恋情的驿站,是我们的心境从现实抵达梦境,然后继续向梦境出发的动能!

从一片金色穿越另一片金色,因为爱的存在,因为人的存在,所以画面境界醇美而温暖,干净而舒适。看到这一幅画,眼睛里难免会含有触动的泪水:我总是要把你想起!金色的流动里,你是我的心!梵高用金色表达个人的疯狂,刘狄洪却用金色表达集体的温情,所以从心绪触动的范围来讲,梵高的色彩别人或许无法读得懂,但是刘狄洪的《金色的恋情》必然是人人都可以解读的情感经典。梵高是愤世的艺术家,刘狄烘是念情的艺术家,所以更令人感觉亲切与亲和,更容易触发人们思念的情感!

刘狄洪先生的油画笔力坚实,金色纯朴,情绪和谐,用伦勃朗的明暗强调自然色的对比,让风景画完备古典的深沉,然后注入少许的悲性激情,塑造整体静谧的画面风格,却掩不住艺术家奔涌的情绪流动,越画越快,用急促的画笔,去处理色调的纷杂,如大漠孤烟起,如长河落日圆,创建品格,一目了然。

刘狄洪先生的一支画笔能穿光阴的风暴,合意十面埋伏的音乐格调,急弹疾奏,在静谧的表相之下,暗送情绪的激流,然而激而不越,奋而不厉,用冷色与暖色的对冲,让创作情绪终归尘埃落定的掌心!这就是艺术的创造力与回归力,是艺术家能纵能收的非凡定力。

金色的恋情,心绪的境界,在写实的扎实基点上,塑造时空穿越的写意风格,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幅作品,正是他奉献于大众的艺术绝唱!依从定力的存在,我们才可以在《金色的恋情》中不失理性地感受到风过山峦的那一缕微熏,才能感受到心拂岁月的那一分宽疏,情感因金色而燃烧,思念也因金色而沉淀,画面中除了激满的情绪流,还有我心平素的安澜!这就是中国油画家理性与感性的融合结果,也可以理解成东方式的修为的典范,因此这幅《金色的恋情》可以成为指引油画创作幻化情绪渲染的典范,不但拥有艺术的珍贵,还拥有教科书式的标注,意象功成!

著名评论家 吴晓东

2019年4月

刘狄洪先生在他的油画工作室里

中国油画画竹第一人:刘狄洪

刘狄洪(1944.4.1—2016.5.10),汉族人,曾用名:刘杕洪,又名刘秋洪,著名艺术家、风景油画大师,1944 年4 月1 日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今常德市武陵区),祖籍:湖南省邵东县城。主要成就:当代中国风景油画大师、美术界称其为“中国油画画竹第一人”。

刘狄洪先生是我国著名艺术家、风景油画大师。刘狄洪先生在从艺五十多年的时间里,数十次深入到湘西、四川等原始森林保护区写生作画,创作了数以千计的原生态自然风景油画。其实刘狄洪先生又岂止是画竹画的绝美,刘先生在作品上将松、杨、荷、山石、流水、家禽、飞鸟等画的惟妙惟肖。

17岁的刘狄洪

刘狄洪先生自幼学习美术,青年时期的刘狄洪就已是著名的中国山水画家。1983 年后,刘狄洪先生开始主攻西洋油画。

刘狄洪以倾心油画研创三十多年的深厚积沉,以心潜秘境的修行方式,独得油画的秘宗风格,光影幽然,有神秘的宗教主义,色彩斑斓,心思致密,竹影涌涌,富有心随意走的情感牵引力。无论是光、影、色、形、意,在刘狄洪的油画里尽是神秘光彩,光影错宗,震撼人心。

刘狄洪户外写生(28岁)

刘狄洪秘境味十足的油画作品,艺术思想站位高。刘狄洪的艺术思想崇尚秘境,也许只有秘境才能脱离世俗,启酿佳作。他善于将自己的人生经历倾注于创作,不解其心,只能观其形美,懂其心路,则入心境。作品中深阔的风景描绘其实是丰富的心理驱动。

刘狄洪是一位油画大家,之前他先得中国绘画绝艺,深通中画水墨精神和酿境笔法,他能将中国画法悄然迁移进油画创作中,他的艺术才能贯中西,纵古今。

著名书画艺术评论家 孙宁斌

70岁的刘狄洪在常德市区近郊写生

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

估价:35万,

成交价:56万3千5百

为您推荐以下热点文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