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中阐述2014年河北永青饲料科技有限公司、河北瑞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操控人王永壮以广电局家属楼为名进行立项开发“盛世华府”地产项目,然后公然对外销售。

王永壮等人以“盛世华府”为背景,永青饲料科技有限公司为借款方,河北瑞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担保方,在行唐县向不特定人群,进行募集资金,四处借款,并承诺利息,受害人多达500多人,涉及金额超五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在永青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掌控人,也就是“盛世华府”的操盘手王永壮身为党员、行唐县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与自己在行唐县身居要职的一亲戚(暂不公布姓名)利用职务之便以及影响力,让其众多公职人员(暂不附名单)担保,向不特定人群进行募集款项,可谓是把权力用到了极致。

公职人员为一家企业“借款”进行担保无可厚非,算不上违法乱纪,但是一个县城多名公职人员为一家企业进行担保,且企业存在多处违法的时候,无疑这帮公职人员似乎也被列入了“同伙”,名单中可以看到有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队长名字,难道这些人是为了行唐的发展甘愿背负债务?还是当地政府为了维稳迫不得已、勉为其难的进行担保?

文中讲到2019年,“盛世华府”为躲避债务,王永壮通过“零”转让的方法将企业转给了第三方白某某,据查所谓的第三方实际是名列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名副其实的“傀儡”,也是最终的“背锅侠”,后来了解到转让后,盛世华府接盘人不承认王永壮盛世华府债务,还提出高以高于市场价的无证未投建的房屋抵消债款。

不打自招的情况说明

12月19日,盛世华府发出了一份2020年度项目进展概况,这份情况说明对证件手续、工程进展、营销、物业、借贷方面均进行了列举详解,笔者看来这份说明不仅是“不打自招”还存在“欺上瞒下”。

首先是证件手续方面说明中讲到从补办3#、5#工程规划许可证开始,再到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经过近半年的努力,目前预售证已经办理完成,等待发证,受害人们都知道3#、5#楼早已售卖或者顶账,就目前3、5号楼还在等待发证,开发商已经涉嫌违法,根据建设部令第131号《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第六条:商品房预售实行许可制度。开发企业进行商品房预售,应当向房地产管理部门申请预售许可,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不得进行商品房预售,“盛世华府”在未取得预售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售卖相关部门是否知晓?是不是存在失职渎职行为?

情况说明中,在完成7-16住宅楼和公寓播地勘工作的基础上,对8、9、10、11、12、14住宅楼及公寓楼进行了地槽开挖,目前已完成70%,一个正在打桩、地槽在挖的楼盘进行售卖,企业存在违法销售。

其次对借贷方面采取的方式是“以房抵贷”,目前已经解决60多户,涉及6000多万元的借贷资金,已于116个借贷户签订了选房意向书,涉及289套公寓和1.5亿多元借贷资金,其实是高价公寓强制抵债。

政府调查详情

网上3月份行唐县政府一份调查显示盛世华府开发项目由河北瑞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该项目拟建设16栋住宅楼和1栋临街商业楼,3、5、7号楼为22层,其余为26层,已建设1、2、3、4、5、6号楼,其中1、2号楼已经入住,4、5、6号楼已封顶,3号楼建至12层;7、8号楼打桩,9、10号楼只挖坑,其他楼房尚未动工。

1号、2号、4号、6号楼五证齐全并入住,共 696 套,销售666套,办理了备案580 套。3号、5号楼部分楼层已办理四证,因存在超建问题未处理,未办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7至16号楼及商业楼未办理任何手续,也未动工。

名为建楼实为卖沙

根据县政府调查提到的9号、10号楼挖坑一事,笔者走访中发现,施工现场热闹非凡,可谓车水马龙,令人失望的是这番热闹的景象,调查中所述挖坑不假,但实际是在非法盗采沙石牟利。

疑公职人员参与分红

根据这份调查可以看出,该小区规模之大,且问题之多,网上检索开发商以及盛世华府关键词,骂声一片、可谓怨声载道,笔者看来之所以造成今天的局面,成为行唐最大的问题楼盘,除了开发商自由本金不足,有限的资金规模无法支撑庞大开发体系,高度依赖借贷融资之外,当地相关部门监管严重缺失也是让众多购房者变成受害者的主要原因。

再回到借贷的话题,开发商原法人王永壮只是一名商人而已,仅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支撑这么大的楼盘项目,进而想到了民间集资的方法,明白的说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根据报料人提供的一份借贷名单除了很多无辜的百姓之外,行唐政府很多政府部门公职人员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而且涉及的金额有的高达几百万,其中一位队长5百万现金借给了开发商,这数字之大让人惊叹,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有几位市县领导在行唐某贷款公司,主贷借款给王永壮参与企业经营,并有多名多名县级官员及信用社系统人员参与担保,究其原因,就是参与经营性活动分得盛世华府“一杯羹”,公务员法有明确规定,公职人员不得参与经营性活动和插手工程项目一说,正值反腐倡廉高压形态之下这些人胆量,不敢恭维。

笔者锐评

根据12月21日多家媒体证实石家庄市市长邓沛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经被查,能不能给王永壮身后那颗大树(政府任职亲戚)敲响警钟,不敢断言,但是一句名言说得好,是非明于学习,名节源于党性,腐败止于正气。

赵进良、石国兵等几百名受害人在盛世华府楼盘项目上是出借人,现在沦为生计无法维持的举债人、受害人,永青饲料科技有限公司王永壮罪不可赦,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他身后那帮“担保人”们,身披官衣、手握权力竟然与之同流合污,令人惊愕之余,也让人为行唐政治环境惋惜。

官商勾结往往借合法之名,以天经地义的政策谋私利,中国千百年来潜规则使然,商人若想生意做大,只能向权力示好,官吏在利用商人谋求利益最大化,商也在向官吏示好,官吏为商保驾护航,而掌权者大肆利用权力中饱私囊,并为“官商”扫清障碍,利益共同体顺势而生。

官商官商,做生意的没有不和官有交集的。官商的关系是什么呢?官商犹如一对龙凤兄妹,眉来眼去,推杯换盏,亲密无间。

他们做大做强以后,就具备鱼肉百姓的能力,官僚和商人组合共同鱼肉百姓,官需要商的钱,商需要官的权,商为了挣大钱,就需要有“好”条件,而商知道只有官才能通过手中的权力为他创造出“好”条件,所以商就开始和官勾结了,这样就产生了利益共同体,官商勾结体系就这样出世了!

敬请期待:【盛世华府“合伙人”名单公布有谁会坐不住?】